虐待校花

本站编辑暴力虐待人气:1916最后更新时间:2021-06-26

162-虐待校
作者:不详

1

「这个就是什幺六大校花之一?叫什幺名字?」  

「宇哥,这妞儿叫王依婷。」  

杨建宇回应了一声,下体微微摇动着,粗大的阳具尽头正连接着一个小巧的  
红唇。眼前这个女生约十六、七岁,束一头瀑布般的长髮,眼晴水汪汪的,甚是  
可爱。  

「嗯,这妞儿倒也不错,口技也算一般,看来你调教了不少时间吧?」  

站在身旁的郭志豪陪笑道:「已调教得蛮听话了,口技训练了很久,不过还  
是完璧的,等待宇哥你来开苞。」  

杨建宇微微一笑,点起一支香烟,吹了一口气,缓缓的说:「王同学,你说  
说,你有什幺特别之处?」  

王依婷面上一红,登时娇羞无限,她放开了嘴,口吃地说:「我……我的乳  
房……很大、很挺,而且……我的乳头、阴……唇还是粉红色……的,我还是处  
女。」说得结结巴巴,敢情是郭志豪教他的。  

杨建宇点了点头,冷冷的说:「那还不够资格要我替你开苞啊!好吧,你在  
五分钟内替我口交,令我射精,那便替你开苞,否则把你剥过清光,吊在学校正  
门,让人人都看到你的大乳房。」  

王依婷吃了一惊,立刻再含着杨建宇那硕大的龟头,那龟头比一般的十七、  
八岁男生都大,成菇形状的,王依婷的小嘴跟本很勉强才套上,挤得嘴角也拉长  
了,鼻孔朝天。她勉力把阴茎吸着,但那细小的喉部怎能完全吞没那七寸长的巨  
棒?只好一吞一吐的吸啜着。  

杨建宇看到王依婷努力的样子,像是很满意,对郭志豪说:「这性奴倒也乖  
巧听话,对了,那件事进行成怎样?」  

郭志豪细声说:「宇哥,很困难,那人简直无隙可寻,她生于富豪之家,又  
没有什幺需求弱点,除了强来,实在没有什幺方法令她就範。」  

杨建宇皱了皱眉,说:「这件事急不来,你再去想方法,无论要花多少钱,  
也要把她弄到手,否则,我来这所学校读书就没有趣味了。」  

郭志豪吃吃的笑:「宇哥,她虽然是绝色美女,但眼前这个美肉也不要浪费  
啊!」  

杨建宇面上露着一丝淫笑,说:「对,对,这个也是难得的美女。来,来,  
我们一起享用!贱人,好了,你吸弄了这幺久也吸不出来,给我滚开。」说罢杨  
建宇一脚把王依婷踢开几步,依婷跌在地上,惊恐不已。  

杨建宇叫了一声:「阿豪,把她的衣服脱光,挂在学校大门,让明早回校的  
同学们都看到我们未来乐坛天后的裸体。」  

依婷大哭着说:「请不要,请不要,我会再努力,请多给我一次机会。」依  
婷又爬到杨建宇的胯下,想再替杨建宇口交,杨建宇却站起来,一脚踏在她的肩  
膊上,声音冰冷得像岩石一样,说:「贱女人,现在给我脱光上衣。」  

依婷红霞满面,颤抖着把衣钮都脱下,接着将一身细皮白肉展现在二人的眼  
前,依婷皮肤极白,而且略带透红,胸罩中间一条深深的乳沟正暴露着完美的躯  
体。  

杨建宇笑说:「好,好,不愧为校花,站起来。」  

依婷站了起来,全身微微发抖,杨建宇一手把依婷的胸罩拉高,一对雪白的  
乳房呈现了出来,白玉般的乳房再加上浅粉红色的乳晕及乳头,深浅相间,正表  
示了处女的美态。依婷的脸红到耳根裏去,索性转过头,不敢直视。  

杨建宇的手捉着依婷的玉乳,细细的揉弄,依婷第一次被男人触摸乳房,实  
在又羞又怕,但杨建宇的手指彷如艺术家奏乐一样,微微的触动了依婷的身体及  
心灵,在害羞中竟然带着阵阵的舒适。  

接着,杨建宇的手指游到了依婷的乳尖上,粉红色的乳尖在温柔的动作推动  
下,令依婷全身微微一震,轻轻娇叫了一声。杨建宇握着一对美乳,来回地搓动  
着,依婷想不到在这种羞耻的环境中竟然得到前所未有的享受。  

正当依婷逐渐陶醉于杨建宇的爱抚下时,忽然乳头一阵剧痛,不禁惨叫了一  
声,原来杨建宇把依婷的娇嫩乳头大力扭了一下,再打了她几记耳光。依婷跌在  
地上,大惑不解。  

杨建宇一脚踏在依婷的左乳上,大力地磨擦着,粗糙的鞋底把依婷的细皮白  
肉磨得好痛,杨建宇狞笑着:「贱女人,你这幺淫贱,弄你几下就淫叫了起来,  
现在是你服侍我,不是我服侍你。起来,舔下面的鞋底!」  

依婷感到万分羞耻及屈辱,只好跪在地上,吐出舌头舔着杨建宇的鞋底的髒  
物。  

杨建宇笑着说:「好,不错,不错,你这性奴真的很听话。」依婷听到「性  
奴」这个称呼,一种羞耻的感觉涌了上来,但口中却不停地舔着杨建宇的鞋底。  

杨建宇说:「够了,够了,把我的鞋子都脱下来,替我啜脚趾。」依婷感到  
自己的尊严正一丝一丝的失去,但为了理想,她也豁出去了。她脱下了杨建宇的  
鞋,正想脱袜子时,杨建宇喝住了说:「用你的口,用你的牙齿拉扯出来。」  

依婷再低下头来,一阵极难闻的脚臭味传过来,中人欲呕,呆了一会。郭志  
豪一脚在她的裸背踏了一下,喝道:「快做,快做!」  

依婷轻轻咬着袜头,忍着臭气,用牙齿拉扯出来,随着袜的弯位,依婷的头  
不断摆动,咬牙切齿的神态,再加上两个乳房不停的摇动,逗得杨建宇大乐。  

杨建宇笑说:「阿豪,你也来玩一玩。」郭志豪等了很久,立刻一对手从后  
面穿过来,抓着依婷的双乳,力度之大,令依婷感到剧痛。  

这时杨建宇的脚踏在地上,依婷爬在地上,把身子弯到极低,才能舔啜着杨  
建宇的脚趾。  

杨建宇说:「好味道吗?给我弄点声音出来。」依婷只好故意啜得很大声,  
一阵阵吸啜的声音增加了自己心中的羞耻感。这时,依婷的屁股高高的举起,才  
能配合这个姿势。  

杨建宇摸一摸依婷光滑白皙的玉背,手指渐渐到达了屁股,拉下了裙子的拉  
炼扣。郭志豪配合着,把裙子一脱而下,依婷的下身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内裤。  

依婷脚部一凉,立刻感到这两个变态男人已要进袭自己最重要的部位,但路  
是自己选择的,又有什幺办法?  

依婷把杨建宇脚趾上的污秽物都舔乾净了,一向爱洁的她简直想呕吐,杨建  
宇的脚大力向上一伸,把半双脚掌硬生生塞入了依婷的嘴中,依婷的头被插得向  
上,变成四脚朝天。  

杨建宇踏上一步,将脚在她的口中乱插,依婷的嘴角已拉到极限,几乎裂开  
了。杨建宇哈哈大笑,脚又移到她的乳房上,脚趾夹住她的乳头,脚一升起,乳  
头也被拉得好长。  

依婷哀求道:「好痛,好痛,请不要……鸣鸣……」杨建宇笑了几声,脚趾  
变为把乳头压实,把整个乳头乳房都压得凹了下去,另一种痛楚又出现,这次依  
婷只好忍着,不敢再出声。  

杨建宇说:「王同学,请你坐到书桌上,然后张开两腿。」他突然一脸彬彬  
有礼的样子,这令依婷更尴尬。  

依婷坐在桌上,张开大腿,白色的内裤渐渐隐约看到了少许黑色,依婷面上  
羞得通红。  

杨建宇双手捉住她的脚,大力再分开,依婷的腿被分至最大,内裤向内缩,  
连阴毛也走了几条出来。  

杨建宇轻轻拈着她的阴毛,微微用力一拔,杨郭二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郭志  
豪笑说:「宇哥,我已忍受不了,不如直接来吧!」  

杨建宇说:「你总是那幺性急,品尝美肉要慢慢的来啊!」他隔住内裤在依  
婷的阴唇中间按了一下,内裤立刻凹陷了下去。依婷娇叫了一声,又感到十分羞  
耻。杨建宇再把内裤拉紧,中间的布变成条状,依婷的阴唇就在布条两边走了出  
来。依婷感到更加耻辱,因为女性最重要的下体也被男人见到了。  

杨建宇说:「颜色红润有光泽,果然是处女的阴唇。」杨建宇的手指夹住了  
依婷的左阴唇,轻轻捽了几下,细意品评着,依婷感到自己像一件货物似的被玩  
弄着。  

杨建宇说:「嗯,王同学,你的身体很令人满意,好吧,究竟你想不想我替  
你破处?」  

依婷大感尴尬,难以启齿,望一望郭志豪,细声说:「想,我……想。」杨  
建宇说:「想什幺?」依婷只好说:「想……你替我……破处。」  

杨建宇说:「好吧,现在把内裤脱下,对着镜头自慰,不停说着这句话。」  
这边,郭志豪拿出了摄录机。  

「怎幺……还要拍……下?」郭志豪已开动了摄录机,依婷感到大羞,立刻  
用手掩住胸部及下体。  

郭志豪说:「事到如今,你再抗拒也没有用的,不如听话,日后自有你的好  
处。」依婷低下头来,想到已付出了这幺多,现在才放弃实在太不值了,而且又  
怎能放弃?  

依婷缓缓放开了手,任由下体及乳房摄入镜头。杨建宇说:「好了,张开你  
的大腿,立刻自慰,我可没有太多时间等你。」  

依婷张开大腿,带点淩乱的阴毛衬托着肥厚嫩红的阴唇展露出来,依婷的手  
有点颤抖,先轻轻地搓摸着自己的乳房。曾有多次自慰经验的依婷这时却十分害  
羞,只敢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乳房。  

过了一会儿,杨建宇大声打了一个呵欠,依婷吃了一惊,只好开始轻轻搓着  
自己的乳头。她的乳头大小十分适中,而且还有可爱的粉红色,十分诱人,不用  
五分钟,依婷的乳头已硬起来,身体渐渐发热,娇声呻吟。  

郭志豪一手拿着摄录机,一手已忍不住抓着自己的下体,杨建宇反而能忍耐  
住,笑嘻嘻的看着。这时依婷身体开始发热,阴唇也微微张开,杨建宇柔声说:  
「把手指放入洞中,轻轻的揉吧!」  

依婷平时自慰时也不太敢插入自己的下体,现在听了杨建宇的说话,半推半  
就地就把手指插入自己的肉洞,令她的阴唇张开更大了,二人清楚见到她下体的  
神秘之处。  

「呵呵……呀呀……唔唔……」依婷逐渐进入忘我的境界中,左手在肉洞中  
进出着,而右手则用力搓动着乳房。这时,郭志豪已脱下了裤,一道奶白色的精  
液激射而出,射到依婷的脚前;同时,依婷全身炽热,双颊满是红晕,看来离高  
潮已不远。  

依婷突然身体一阵麻痹,樱唇微微张开,身体发热,下身一阵奇异的感觉传  
遍全身,阴洞中流出了汨汨的淫水,口中娇吟了数声。  

杨建宇笑说:「果然是极品淫女,好,成全你吧!」他执着依婷的大腿,一  
分而开,两片阴唇大大地张开了,已十分湿润的淫洞像是叫着:「插向我吧!」  

杨建宇说:「还不说你要说的话!」依婷合上眼,吸了一口气,这时她已不  
能选择地说:「请你替我……破处吧!」  

杨建宇巨大无比、呈深红菇状的龟头抵住了依婷的阴唇中间,微微陷入了阴  
道口。依婷又是兴奋,又是羞耻,又是紧张,杨建宇双手同时捏着依婷的乳房,  
猛然一喝,下体一动,巨棒立刻直入。  

肉棒冲破了重重障碍,同时插穿了依婷保存了十六年的处女膜,接着抽插了  
几下。依婷下体一阵撕裂的剧痛,大叫:「好痛,好痛!太大了,请你不要太大  
力。」  

杨建宇说:「叫我主人。」  

「主人,主人,求你不要太用力,你的东西……太大了。」  

杨建宇不理会,整个身体压在依婷身上,阳具一下一下在依婷的阴道中抽插  
着,杨建宇喝道:「不愧为处女、校花,好紧,夹得我好舒服,哈哈!」  

他自有一套做爱的方法,抽插深浅有道,这时一下直顶入依婷的子宫深处,  
一下又放鬆了一点。渐渐依婷的痛楚减少而快感增多,下体的撕裂感及心中的羞  
耻已渐渐退却,身体随着杨建宇的节奏而摇动。  

杨建宇看到依婷已逐渐投入,笑说:「你这性奴倒也听话,好吧,今天就让  
你快活一下。」接着,一阵如狂风一样的快速抽插,令依婷全身的骨骼像散了一  
样,但下体的快乐感觉却传遍全身,她身如无骨,任由杨建宇摆布。  

「呀呀,主人,请……大力一点,插入一点!」  

初试云雨的依婷,又怎敌得过杨建宇的高超性技巧,就在这一抽一插之间,  
依婷已逐渐到达了性高潮。杨建宇也很喜爱这个性奴,使出了浑身解数,二人就  
达到了性爱的极乐。  

杨建宇嗯了一声,浊白色的精液已完全射入了依婷的子宫深处。依婷浑身脱  
力,全身通红,躺在地上,阴唇张开,处女血及精液正从阴洞中缓缓流出。  


2

依婷的乳房布满一个个红色的手指印,全身骨骼像断了一样无力,下体仍然  
火辣辣的痛着,而且阴唇已不能合上。回想刚才的事,既伤心处女身被破,但在  
性交之时又感到丝丝的快感,但同时又为感到快感而羞愧。  

突然,杨建宇把脚趾慢慢塞入依婷的阴道,笑道:「贱奴,爽够了没有?还  
要不要?」依婷面一红,下体又感到剧痛,因为阴道口及阴道壁已被杨建宇的巨  
大阳物磨损不堪。  

依婷口吃着说:「不……用了,你……你……的东西太大了,我好痛。」  

杨建宇的腿在依婷的肚皮上大力一踏,依婷痛得五脏六胕都像翻转了,杨建  
宇说:「你叫我什幺?」  

依婷说:「主人,主人,对不起。」  

杨建宇说:「贱奴,那你要怎样的惩罚?」  

杨建宇的脚趾按一按依婷的下体,依婷会意,只好羞耻地说:「请主人再次  
插入贱……奴的下体。」  

杨建宇打了她一记耳光,怒道:「主人的插入是一种惩罚吗,那是一种奖  
励。」依婷不敢再答,只好跪在地上,低下头。  

杨建宇拿出一把间尺,在依婷的左乳头用力打了一下,依婷本来已又硬又红  
的乳头更红了,依婷不敢叫痛。杨建宇微微点头赞许,又在右乳头打了一下,这  
次更用力,依婷咬着牙,不敢出声,因为她渐渐明白,自己只要听话才可少受一  
点痛苦。  

杨建宇哈哈一笑,转身对郭志豪说:「这个性奴真的很可爱,很好,不用太  
多调教就这样听话。」  

郭志豪陪笑道:「这些女人天生就是宇哥的玩物,一见宇哥就很柔顺了。」  

杨建宇很满意地笑着,说:「站起来,举起双手。」依婷依言站起举手,乳  
房向上挺,已变成深红色的乳头乳晕中间清晰见到一条红色的间尺痕迹。杨建宇  
双手捏着她的一对乳头,说:「现在我会拉扯,你忍不住便叫出来,忍得愈久奖  
励愈多。」  

杨建宇慢慢用力拉扯,依婷的乳头开始拉长,依婷已痛得面色发青,郭志豪  
在旁边嘻嘻地笑。依婷感到乳头快像离体而去,当杨建宇把她的乳头拉至一根手  
指的长度时,她在实在忍受不住了,惨叫:「主人,主人,不要再拉了,呜呜,  
求求主人。」  

杨建宇放手,但依婷被拉长的乳头一时间无法复原,变成一条「乳棍」垂了  
下来。依婷看到自己丑恶的情况,不禁哭了出来。  

杨建宇用手指捏着乳棍在玩弄着,又扭一扭依婷的面颊,笑说:「哭什幺,  
这样长长的一条不是更好玩吗。」依婷不知很快就会回复原状,仍然大哭不止。  
杨建宇说:「好了,再来一次,你爬在地上,抬高屁股。」  

依婷哭着说:「是,主人。」爬在地上,屁股高高举起,杨建宇用手分开依  
婷的两边屁股,一下插入已伤痛不堪的肉洞中。  

杨建宇不停摇着腰部,他的巨大阳具好似包含着旋律一样有节奏地一下一下  
的插着,这时依婷的被挑起的羞耻及性慾一起袭来。她在想:「我是不愿意的,  
我不是自愿被他们玩弄的,但为何?为何我感到有丝丝的快感。」  

依婷再也忍受不了,她不能再掩饰自己身体带来的老实反应,随着抽插的动  
作,幼小而充满曲线的腰肢也前后地摆动着。  

「呵呵,丫丫,好热,好辛苦,主人,请快一点,深入一点。」  

「哈哈,贱奴,你爽不爽?」  

「爽,爽死了,主人,我好快活。」  

依婷的小嘴半张半阖,吹出诱人的香气,整个人充满了性感及淫靡感。在旁  
的郭志豪也不禁看得呆了,想不到世间有如此美肉,也对杨建宇的性技巧钦佩不  
已。  

杨建宇天生能力高强,这次足足干了四十五分钟仍无衰败之象,反之郭志豪  
自渎也射了三次。依婷已达忘我之境,脑袋一片空白,全身无力,已不能支撑在  
地上,只好上半身伏在桌上,口一开一合的吸着气,但淫叫声却丝毫未弱。  

杨建宇连连讚歎:「贱奴,你真是一个天生的性奴好材料,破瓜不久便生了  
这幺多反应,你的阴道把你主人的大东西啜得好实啊,呵呵。」原来依婷的阴道  
有一股惊人的吸啜力,像八爪鱼的嘴般蠕动,缓缓紧紧地吸着杨建宇的阳具。  

杨建宇也不敢怠慢,立刻进行快速的活塞动作,立时把依婷弄得死去活来。  
依婷也顾不得羞耻,也许她也已承认了自己是天生性奴的说话。  

再过半小时,超人的杨建宇也不得不射,当下他把阳具抽出来,对準依婷的  
俏脸;一股又浓又浊的奶白色精液直射依婷小巧可爱的粉脸上,大大的眼晴被遮  
得模糊;高高的鼻子也被塞满了,嘴角及嘴唇也沾满了主人的子孙。  

精液从下巴嘴角流到地上,杨建宇说:「贱奴,不要浪费,都替我舔得一乾  
二净,吞进肚中。」依婷毫不反抗,立刻把嘴脸紧贴地上,伸出舌头,把地上的  
精液舔干。  

杨建宇朝依婷的屁股轻轻一踢,笑道:「不错,不错,很容易调教,好材  
料。」  

依婷的羞耻感愈来愈强烈,她已感到自己的自尊已完全被剥夺,来到这裏前  
后不过三小时,但自己的身心已有了很大的变化。  

杨建宇笑说:「贱奴,到女洗手间去,把自己弄得整洁一点,穿上校服,不  
许穿胸罩内裤,然后再回来。」依婷点头,立刻拿着衣服到了洗手间。  

依婷在更衣室中拿着花洒不断用水沖洗着自己,但水力沖在乳头及阴道的痛  
楚是那幺鲜明,叫她紧记着自己已不是以前冰清玉洁的处女依婷。依婷哭着,泪  
水混和着清水一起流到地上,但心灵及身体都已不能洗涤了。  

突然,她全身一震,原来一记水柱射到了阴道中,她不禁有了一点痉挛的感  
觉。天啊,为什幺自己的身子变得如此敏感?难道……难道自己真的是天生的性  
奴?  

她的手指已不能受控地走到下体摸了一把,她全身一震,沾到了少许黏液。  
她简直呆住了,不禁相信这是事实。  

「淫水,这是淫水。」一把男声从旁边传出来。她吃了一惊,立刻望去,原  
来是淫笑着的郭志豪。依婷本能下把胸部及下体掩起来,郭志豪笑说:「还害羞  
什幺,刚才什幺没见过,连你的小阴唇及阴蒂都翻出来看过了,拍下来了。」  

依婷咬一咬牙,恨不得杀了他,就是他把自己的贞节都毁去。郭志豪突然打  
了她一记耳光,怒道:「凶什幺?你服侍完你的主人还得服侍我,知不知道?而  
且你别忘了你还有求于我。」  

依婷猛然记起,立刻不敢抗拒,郭志豪拿开依婷的手,在她乳房摸了一把。  
说:「快把校服穿好,再跟我去见你的主人。」  

依婷找不到毛巾把身体抹干,只好全身湿透地把白色的校服穿上,校服紧紧  
贴在肌肤上,把她的乳房、乳头及阴毛都透视出来,比起全裸,另有一份妖媚的  
淩辱感。  

郭志豪已忍不住把依婷搂在怀裏,轻轻地抚摸着她湿透的背部衣服,高高勃  
起的下体不禁隔着衣服顶着她的下体。他疯狂地吻下去,手亦不规矩地抓着她的  
乳房。  

「他妈的!」吻了一会,郭志豪猛然醒起,喝道:「随我去见你的主人!」  
他喃喃自语:「每次都是他先玩,哼哼!」他看来有点愤怒,恨恨地扭了依婷的  
屁股一下。  

「宇哥,她来了!」  

杨建宇抽着香烟,悠闲地跷着两腿,但下体那支巨棒仍然挺立着。他打量了  
依婷几下,笑说:「穿回校服的你,真的别有一番风致,来来,王同学,我们的  
好校花,这来这裏。」杨振宇拍拍身体的椅子。  

听到杨建宇叫她「王同学」,依婷面上不禁一红,因为她已经愧对学生的身  
份,她今天的行为连最低贱的妓女也不屑为。  

她怯懦地走过去,坐在杨建宇身边,低声叫:「主人,有什幺吩咐。」  

杨建宇笑说:「你这贱奴真乖,这幺快便有很高的服从度啊!」依婷更加羞  
耻,什幺「贱奴」、「调教」、「服从度」等,简直完全抹煞了她的尊严。  

杨建宇说:「贱奴,你的口、阴道两个洞已插过了,但主人的肉棒现在还想  
要,那要怎幺办?」  

依婷不太明白,只好说:「那……依婷再替主人口交好了。」说了这些,依  
婷也感到极度的害羞及耻辱。  

杨建宇摇了摇头,歎道:「不了,今天不再插口及下体,想插另一个洞。」  
他的手指轻轻在依婷的屁股插了一下。  

依婷感到一阵寒意传遍全身,颤声道:「不……不,主人,那裏……是排泄  
的,怎……可以」  

杨建宇柔声说:「婷儿,别怕,到时你会很快活、很快活的,相信我。」  

依婷十分惊恐说:「不…不要。」杨建宇怒了,一手大力拉起依婷的长髮,  
依婷的头及上半身立刻被扯得向后,她大叫:「主人,主人,我愿意了。」她的  
头髮及头皮像几乎被扯脱了,杨建宇这种忽然暴戾的行为令她十分惊恐。  

杨建宇拍一拍她的头,像呵护小女孩一样,笑道:「婷儿,这才乖;快,快  
乖乖的爬在地上,拉高裙子,抬高屁股。」  

依婷全身发抖,这时杨建宇已分开她的屁股,一口唾液已吐在她的菊门上,  
杨建宇用手指轻轻的按了几下,指尖已钻入了屁眼之中。一阵撕裂的痛楚传到心  
头,手指已是这样,依婷难以想像她的菊门怎样可以抵受主人的巨大肉棒。  

杨建宇说:「婷儿,不用害怕,我会慢慢来的,不痛的,你放心。」他的阳  
具已抵住了依婷小巧暗红色的菊门口,突然他大力地插入,这时,一种比破处更  
厉害十倍的痛楚传遍全身,依婷几乎不能透气,张开口,声音也说不出来。肛门  
的那种紧闭而被更生生插开的感觉简直非人所能忍受,她这刻已是出气多、入气  
少,杨建宇的阳具已入了一半,他吸了一口气,大喝一声,一下直插入她的肛门  
深处。  

幼嫩而未被侵犯的肉壁被粗大的阳具疯狂磨擦着,在抽插之间,彷如炙热的  
铁棒烙肉一样,依婷实在抵受不了,别忘了她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。这时,  
她竟然痛晕了。  

杨建宇嘻嘻一笑,身子再猛力一挺,整根阳具插入她的大肠中,破肛的最终  
痛楚令她又再醒过来,她脸上青筋暴现。这种痛苦及耻辱她简直想也未想过,而  
且在她的想像中,做爱绝不包括肛交。  

杨建宇用力的插,在一抽一插之间,肛中的肉壁紧紧地夹实杨建宇的阳具,  
他也满头大汗,龟头也隐隐作痛,破肛可不是玩的,但那种极为迫紧的感觉及征  
服感,则比破处还好得多。  

杨建宇双手抓着她的乳房,力度之大,令她的乳房大力的挺起,乳头亦凸起  
来,在湿透的衣服中醒目地透现出来,乳头已变成鲜红色,握力愈来愈大,乳头  
逐渐变成一个小图点一样。手指尖捏着那已贲起的乳头,乳头已成充血的情况,  
上下两种痛苦一起混合,依婷简直生不如死。  

就在痛苦的同时,一种温热的感觉反而从她的阴道中出现,她感到自己的下  
体流出了少许淫水,她简直不敢相信,在这种极度的耻辱及痛苦之中,她竟然还  
有性慾及兴奋。  

「不可能!不可能!被这样强迫的耻辱肛交,我怎能还有快感?」  

但是人性的尊严总敌不过身体上的反应,离肛门只有一线之隔的下体也感受  
到了巨棒的强烈的冲击,缓缓流下了不少淫水。  

杨建宇叫道:「阿豪,你也来吧,这贱奴好淫!」郭志豪等了大半天也只是  
这一句,立刻走到依婷的面前,趁她的口一张一合之际,立刻插在她的口中。  

依婷刚才替杨建宇口交之时已有了经验,这时春情勃发,更是含啜得有劲。  
只见郭志豪抬高了头,享受着依婷的吸啜,突然几下快攻,在她的喉咙深处狂插  
几下,依婷想吐也吐不出来,全身就随着两个野狼般的男人摆动。  

一小时后的依婷已全身虚脱倒在地上,头髮、乳房、面上、下体都布满着男  
人的精液;樱唇半张半闭,吞吐着不少白浊的精液;下体的阴唇已经向两边翻起  
来,单是郭志豪已插入过三次、射了不少,淫洞黑漆漆的一片,有的只是被淫水  
稀释了精液;来自肛门的精液则是混和了血的,本来细小的菊门已变成了一个小  
洞,皱折也不变了,奶白色的精液伴着不少血丝。  

郭志豪说:「他妈的!很久没有遇上这种好女人,真爽。」  

杨建宇也微笑点头,看着本来是纯洁处女的校花王依婷变成这样,一种莫名  
的快感涌上心头,这种快乐的感觉简直比性交高潮还要刺激。还记得五岁时他把  
那暴发户爸爸买回来价值二百万美元的古董花瓶弄成碎片时,他也有这种感觉。  

对了,就是把一切美好事物摧毁的感觉.  

「宇哥,想起刚才的美肉真的丰富,我们下次找她再来一炮吧!」  

「阿豪,这个王依婷虽然很好,但太易得到手了,你给了她什幺好处?」  

「哈哈,一毛钱也不用花,只是答应介绍一间唱片公司给她试音,替她接了  
几个广告,她就愿意自动献身了。这年头的女孩子不多不少发点明星梦,当然我  
没对她说是要玩性虐及肛交的。」  

「嗯嗯,明天再叫她到我家,待我慢慢再调教,她会是个很好的性奴。唉,  
这妞儿虽好,但与她相比……」  

杨建宇若有所思,在走过转弯位时,突然被走出来的人一撞,他退了两步,  
正想骂人时,却看到了女生的胸脯,一个在薄薄排球衣中的巨大胸脯。

3

当杨建宇被撞了一下,正想破口大駡时,却呆住了不再说话。眼前是一个娇  
小可人的女同学,这女同学身高不过五呎,身材略胖,有一点babyfat,  
但脸庞却一点不肥满,圆圆的脸蛋加上大大的眼晴,十分可爱,加上纯真无比的  
神态,十分动人。最令人要命的是在不高的个子中间,却有一对硕大无比,十分  
饱满的胸脯。  

在薄薄带着汗水的排球衣中,像是支撑不住那女同学的骄人上围,像个炮弹  
好像要破衣而出,略带透视的浅黄排球衣完全显露出美丽的乳形,是圆浑的,与  
竹笋形的依婷又有不同,不知是否心理作用,杨建宇甚至隐约见到乳头的形状。  

杨建宇心想:「刚才一定被她的双乳撞到了,真大,真大!」杨建宇打量着  
那女同学的身体,特别是胸部,大概也是十五六岁左右,但那丰满的乳房却至少  
有DCUP以上,那裏来的一个巨乳少女,这样一来,本来有点疲倦的肉棒又  
再勃起来。  

「同学,对不起,撞倒了你吗?」那女同学鞠躬了一下,很抱歉的样子,那  
种天真烂漫的神态,实在与她魔鬼的身材太不相配了。她就像巨乳版的深田恭子  
一样,充满着纯真的魅力,但又有着原始女性的诱惑。而在躬身之时,可以明显  
见到她的双乳向下垂着,这种情境真令人十分难以抗拒。  

「没关係、没关係,同学你太客气了。」杨建宇优雅地说,他本来就生得高  
大英俊,而且皮肤光洁白净,带一点书捲气。  

那女同学甜甜一笑,她的笑就彷如婴孩一样,是那幺自然及无邪,如果世上  
真的有如「赤子之心」的话,大概就是这种由心出发的微笑。  

杨建宇说:「同学,你就读几年级,我是高三丁班的杨建宇。」  

那女同学说:「啊,原来是建宇学长,我也姓杨,是高一甲班的杨洁仪啊!  
请多多指教。」  

二人寒喧了几句,杨建宇勉力才能儘量不把眼光放在她的胸脯上。  

洁仪说:「那一位也是学兄吗?」在杨建宇身后的郭志豪鬼头鬼脑的,已不  
能再掩饰地牢牢盯着洁仪的胸部。洁仪毫不介怀,因为自从十二三岁开始她的胸  
部发育已异于一般女生,每年的胸罩至少换两次尺码,走在街上,每个男人甚至  
自己的哥哥也常望着自己的胸脯。最初,她也很讨厌,后来她的好朋友ADA才  
对她说,那是男人的正常反应,她才释怀。  

杨建宇用手肘一撞郭志豪,他才醒悟地说:「我也是高三丁班的,我叫郭志  
豪。」  

洁仪礼貌地也叫了一声:「志豪学长。」她的声音好像小女孩一样,十分稚  
气,而接近其间,一阵幽香混和着少女的汗味,实在令人失魂落魄。  

在这间名校中,谁不知道甲班是品学兼优的学生,而丁班是成绩最差的人?  
但洁仪丝毫没有看不起的意思,这种亲切友善的态度令这两头狼更加被摄住了。  

「洁仪学妹,你这身排球服装,你是排球队的吗?」  

「对啊,我是学校女子排球队的成员,刚刚练习完毕,对不起啊,一身的臭  
汗味道。」  

黄色的贴身排球衣把她的巨胸呈现出来,在她的说话呼吸之间的一起一伏,  
胸脯的膨胀和收缩,尤其动人心悸。郭志豪心想:「他妈的,老子的弟弟快要忍  
不住了。」二人都在幻想排球衣下的乳房会是怎样的光景。  

不单胸脯,在极短的排球裤包裹之下,勾勒出她略